芬兰探险书写:攀爬冰瀑挑战,一双双从击掌到握紧的手

讯息办公 808浏览 12

如果你无法相信自己的同伴,那就不应参与任何协力的极限运动。就在团队关係最坏的时候,进行了冰攀(Ice climbing)挑战。其实,对每个人的生命都造成了威胁。

我在上一个挑战弓步滑雪中跌伤了韧带,必须强制休息,没有参与征服五座雪峰的冒险挑战。期间有一段时间和团队失联,所以不了解他们的情况。当他们归队时,我就察觉到不对劲。矛盾的源头来自队友K的不成熟,言语上过于冲动,让整个团队的关係出现了更大的裂缝。

虽然我有尝试开导K,但后来才发现关係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去修补的。领队可以教会我们生存技能,但无法授予如何做人的道理。我不清楚K有没有信仰,但可以看出他其实在逃避成长。

我理解的是,团队队员之间应该互相信任和依靠,彼此了解养成默契。无论面对任何事情,都是一个整体,共同向前;特别在生死关头,可以互相拯救——现在的团队,根本看不出所期望的模样。

到底是哪个细节出错,导致团队关係发展成如此难堪的局面?还是,问题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发生危难时把人性放大得特别清晰,所以把彼此的阴暗面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Mikko说,「你别想太多了,Don’t give a f***!」先把自己照顾好吧。

在波西奥的科劳乌玛自然保护区内(Korouoma Nature Reserve)攀爬冰瀑。幸运地遇上气温回暖,零下5度对我们来说已经等同夏天!这里一共有12座色彩奇幻的冰瀑,这是由于瀑布的水和石头的矿物质,产生了化学作用,因此形成了不同颜色的冰层,看起来像绵花冰的冰瀑,是攀爬爱好者的圣地。

初级攀爬者都从挑战薄荷蓝色的猛犸冰瀑(Mammutti)和咖啡色的棕河冰瀑(Ruskeavirta)开始。高低不平的水流形成了形状不同的攀登路线,更具挑战性。一身蓝色连身滑雪装束的Jussi是我们冰攀的老师。

芬兰探险书写:攀爬冰瀑挑战,一双双从击掌到握紧的手
冰攀教练Jussi正在讲解要怎幺使用冰钩。

要学会攀爬冰瀑,得从爬山开始,先让我们熟悉冰瀑的地势,也测试对畏高的反应。Jussi仔细检查我们每个人身上的装备,包括爪鞋和安全帽的佩戴,然后在团队五个人之间,繫上了一条安全绳。Jussi再三警告,这些看起来儿戏的安全绳,其实也是救命的绳索。攸关性命,任何人都不能私自把它摘下来。

棕河冰瀑的山势奇特,雪覆盖了绝大部分的山路。探险队只能沿着山边,背靠着山侧身攀登,步步为营。身上的攀爬装备,等于我整个人体重的一半,明显觉得身体有一部分不属于自己的。突然Yuichi踩空了,整个人往下坠。我跟在他后面,却完全反应不过来,伸手也拉不住他!幸好安全绳卡在树干上,才停止了继续下滑。受到经验教训,每个人都赶紧重新检查了一下绳索,对于突然下坠的冲力,仍心有余悸。

到达山顶后,把自己身上的D扣(登山扣)扣着爬山绳,慢慢沿着冰瀑的悬崖步行下来。身体完全伸直站在冰瀑上,然后背向地面,一边往下走、一边放绳。动作看起来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由有攀爬经验的Sophie首先下去。她嫌一步步下去麻烦,乾脆用跳跃的方式,像在月球上一般,才几步就下到山脚了。我模仿她照样做,才意识到别人能做的事情,其实自己未必能做得到。脚是抖的,良久才敢迈向下一步,30米的距离,我花了将近半小时才抵达山脚。可能用滚的,会更快一些。

芬兰探险书写:攀爬冰瀑挑战,一双双从击掌到握紧的手
Sophie以跳跃的方式下山,很快就抵达山脚。

似乎探险队员每个人都可以克服畏高,顺利进阶到冰攀。其实只要按着正确姿势,要冰攀并不困难,最难的在于克服心里的恐惧和畏高,同时保持身体力量的平衡,以及意志要坚定。Jussi说,你要记住「Hand up!」就像小时候老师提问时,你要举手,把手伸到最高,然后把冰钩垂直,插在冰瀑上。再用手脚的力量,把整个人往上带,而不要弯曲自己的腰,单靠蛮力,这样才能持续地往上爬。

而你一对一的搭档,是关係到你生命安全的人,负责拉着你的安全绳。每攀爬一步,他就把绳拉紧,帮助你有更足够的力量攀爬,也帮助你在失足时可以马上站稳,不至于跌撞或者下坠。

Almost already there!

冒险的艰辛,让我经常流眼泪。有客观刻苦原因,也有个人心理因素;更多是因为恐惧和极寒冷,而无法控制泪水。当我终于爬上冰瀑山顶时,因为感动而落泪了。看到奇特的景致,足以让我明白一切的磨难都是值得的。

第一次挑战冰瀑的经历,献给了30米高的的猛犸冰瀑,一座近乎透明的薄荷蓝色冰瀑。即使无数次自我催眠说不要紧张,但实际在攀爬的过程中身体是紧绷的,手脚都不听使唤,这冰钩怎幺老是插不进去呢?Jussi教我,害怕时深呼吸几口气,甩甩手,让血液倒流,防止冷僵,但我怎幺觉得吸入的都是凉气!

我因为右脚韧带撕裂,每迈上一小步膝盖都觉得痛,只好倚重另外一只脚。悬挂在冰瀑上,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只想快点结束,因而忘记了要换力,双手渐渐发麻,隐约觉得体能已经到了极限。我不想放弃。Almost already there。都快要到冰瀑顶了,我能坚持的,就差几米—六米、五米、三米、一米!

最后的那一步,是艰巨的里程碑,完全是凭着意志挪动身体。登顶后,我直接躺在冰上。等等,手呢?太冷,我感觉不到我的手了,赶紧把手套摘下来,嘴巴不停向手哈气,良久才有知觉,纾缓过来。

在山顶上看着对面灰色的山头,被刚升起的太阳横刀砍开了两截颜色。金黄色的山顶,实在太美了。我的魔幻森林,是只有攀爬到冰瀑顶,才可以看到的景色。突然觉得,所有经历都是有原因的,就是为了来到这里,看清楚我的灵魂。如果当初没有勇气参加海选成为探险者,一步一脚印地找到冷酷仙境,我又怎会感恩此时此刻的磨难,让我看到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光景?

芬兰探险书写:攀爬冰瀑挑战,一双双从击掌到握紧的手 登上冰瀑顶后看到在对面的魔幻白森林。
I am there!

然而,并不是所有攀爬都能完成。

当冒险队进阶挑战50米高的棕河冰瀑时,山势更为严峻,但丝毫难不倒Sophie,她是第一个到达顶峰的。这次我没有坚持,只完成了一半路线就下来了,因为我不想勉强受伤的膝盖,强迫自己完成任务,影响到接下来的旅途;而且冰钩插进了尚未完全结冰的冰瀑里,水流喷出,灌入了羽绒服,真的刺冷入骨。

尽了力,就无遗憾了,自身安全才是最重要。我宁愿留在冰瀑下帮忙拉绳,每个人从一开始就有固定选择的搭档。例如我的搭档一直都是Sophie,我们彼此照应。她攀登的时候,我就是负责拉绳的人。我可从手中的绳索传来的震动,感觉到她的每一步攀登,就好像真的牵着她的性命一样。我很紧张,一刻都不敢把手放开。

芬兰探险书写:攀爬冰瀑挑战,一双双从击掌到握紧的手 山势崎岖,大家都小心翼翼地爬山。

Jussi突然走过来问我可否帮Yuichi拉绳。原来作为搭档的K,一直都没有留心Yuichi的攀爬,连续几次Yuichi猛跌了几米才留意到状况。看着Yuichi整个人都因为重力而撞在冰瀑上悬挂着,这是很危险的。我对Yuichi喊「Is ok, I am here for you!」,就马上从K手里接过了Yuichi的绳索。

然而,忘记了Yuichi和我是最萌身高差,本来就不该由我去拉Yuichi。他真的很重,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拉扯过去了,得半蹲下把绳缠在自己的腰上,才能勉强拉得动Yuichi的每一次迈步。Sophie看到状况也过来帮忙,合力帮助Yuichi成为第二个到达顶峰的人。

虽然谁也没有责怪K,但接下来的训练,几乎没有人愿意和K组队。谁也不敢把生命的绳索交给无法信任的人。

对于始终无法成为好朋友,我感到遗憾。

Things will come.

在学习冰攀期间,探险队连续五天住在自然保护区的小棚屋内,是我最怀念的最平静的时光。每日,早起进行攀爬训练。漫步在白森林里,从来没有花过那幺多时间去观察森林。高如巨人的木杉,架构出童话故事的场景。湖里的水,虽然是褐色的,但喝起来甘甜可口。晚上,北极光就像熟悉的老朋友如期到来。我没有三脚架,乾脆躺在雪地上把相机架于胸前,按下快门。多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我开始渐渐捨不得这个旅程、白森林、艰苦的冒险、磨难的回忆,这一切都让我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

我想起英国电影演员艾玛.华森(Emma Waston, 1990-)的一句话:

Be a better person.

感恩,双手,虽然你并不强壮。沿途握紧了我的冰钩,给予我力量,也握紧了同伴的信任。特别是Sophie,感谢你选择了我作为同伴,每次都是我最好的搭档。我们轮流拉绳,互相照顾,从来都没有出过意外。这种信任和默契,是用共同经历建立起来的。

从鼓励击掌乃至握紧的手,我看到Matthias的改变。他从一个大男人的形象,转变成一个可以依赖、愿意为了支持每个人再多坚持一步而摇旗吶喊的人,懂得了团队的成长是需要齐心协力。

也感激Yuichi在关键时刻,总是信任我,选择我成为搭档,给予肯定,这让我觉得温暖。特别是Jussi,教会了我举高双手的时候,不要放弃。让我认清楚自己,是有能力成为a better person。

书籍介绍

《北国白极限》,网路与书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糖果猫猫POPIL(何卓茵)

「冷和恐惧占据了我所有的知觉,我知道自己在抖。我的心跳也在剧烈加快,在冰川湖里,除了混沌的颜色,什幺都看不见;同时也很害怕,会看到些什幺。那种感觉只有寂寞,比死更冷漠。」极夜来临时,太阳不再升起,但也不是完全地进入黑暗。取而代之的是火狐起舞与星河泛起的涟漪,伴随霞月映照在白雪上,照亮了沿途坚定的探险者的脚印。

从艺术领域跨足极地探险,糖果猫猫在魔幻般的芬兰潜入冰川,攀爬30公尺高的冰瀑,驾驶200码速的雪地拉力车,在负20、30度的严寒气候下露宿荒野⋯⋯从零开始,学习求生技能,没有经验亦无捷径,全凭摸索和实践,步步进阶。这才明白,原来极限是存在的,且有一个清晰的界点;当极限来临,危险的信号直达感官,赫然发现,除了信仰你其实一无所有。

芬兰探险书写:攀爬冰瀑挑战,一双双从击掌到握紧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