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惩会判管中闵申诫 律师:无涉限制言论自由

知识行业 813浏览 84
(中央社
执业律师陈敬暐认为,公惩会仅就本件个案是否该当违法兼职审判,应无涉限制言论自由的问题。
监察院以台湾大学校长管中闵在担任国家高阶政务官乃至机关首长期间,涉违法兼职为壹週刊撰写社论并赚取稿费,1月间弹劾管中闵,移请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审理。
公惩会认为,管中闵身为政务人员,却持续、匿名撰写评论,属于「以反覆同种类之行为为目的之社会活动」的广义业务行为,且与本职的性质或尊严有妨碍,属非法兼职,并损及相关部会首长形象,违反行政伦理,有碍职务尊严,严重损害政府信誉,昨天判决申诫确定。
管中闵律师今天发表声明指出,公务员服务法第14条第1项「公务员除法令所规定外,不得兼任他项公职或业务。
」,没有只字片语限制公务员言论自由(撰文投稿),但公惩会将此规定解释转化为对公务员言论自由的限制,与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443号解释意旨有违。
声明也提到,公惩会引用大法官释字第71号解释,作为限制公务员撰文投稿的言论自由依据,恐有违宪解释之嫌,大法官释字第71号解释同样没有任何文字限制撰文投稿的言论自由。
对此,陈敬暐认为,公惩会相较于大法官会议属于普通法院,只能针对个案具体事实进行认定并适用法律,换言之,公惩会探究的是管中闵有无触犯公务员服务法的兼职规定,而非审查管中闵的言论自由。
陈敬暐说,管中闵经常、反覆投稿的社会性活动符合业务的定义,且领有报酬,公惩会据此认定违法兼职,仅属于法院对于个案的认事用法问题,管中闵的律师若认为所适用的公务员服务法规定侵犯人民言论自由,应声请释宪。
另方面,公惩会在管中闵案新闻稿也提及,宪法保障言论自由的目的,在于保障社会每一个人得以独立自主的充分表现自我,进而促成社会价值与文化之多元,但是国家基于公务员的特殊身分及具有之权责,得以法律明定予以适当之限制。
(编辑:李亨山)1080903